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貼身兵王俏總裁 正文 第2652章 有人在做局

作者:江海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2-13 14:12:33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金牌女助理A到爆 恍若白駒過膝 那些被光遺忘的日子 獵聘官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錦繡田園之將軍肥妻有點甜 億萬嬌寵:萌妻買一贈三 商女榮嫁 

    說起當年,遠比今日京城的局勢更加復雜與精彩。

    很多家族趁勢崛起,也有大家族高樓坍塌。

    不過在圈子里,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明人。

    他被稱為五百年一出的奇才,絕對蓋亞同代,奪去了所有的光芒。

    他真的就如一輪驕陽般,無論出現在何地,都會引發關注。

    但是,當時還有一人能夠從明人身上奪去一絲光彩。

    那個人就是姜獨行。

    姜家在京城根本就是個不入流的家族。

    可是在姜獨行的帶領下,短短幾年便成長起來,一舉成為了一流家族。

    更讓人羨慕的,是他娶了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當老婆。

    那個女人就是紀寶瓶。

    說起紀寶瓶,同樣是一個傳奇。

    她的出現非常的突兀與神秘。

    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份與來歷,但她卻在短短時間之內,成為了京城第一美女。

    別說在古代,就是當今世上也一樣,沒有背景的女人,生的漂亮也是一種罪。

    當時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覬覦紀寶瓶。

    有的想要把她娶回家,有的想要他做情人,有的完全就是想要與她發生關系。

    甚至在暗中,更有許多人為了紀寶瓶大打出手。

    但最終紀寶瓶選擇了當時還只是一個紈绔子弟的姜獨行。

    之后的幾年,也證明了紀寶瓶的眼光。

    姜家因他而崛起了。

    然而誰都沒想到,就在姜家準備更進一步的時候,姜獨行重病不治而亡。

    當時很多人都為之震驚與嘆息。

    當然,嘆息歸嘆息,震驚歸震驚,該出手的時候,那些家族絲毫不會手軟。

    短短幾日,姜家又重新跌落成了不入流的家族范疇。

    可謂大起大落。

    而身為京城第一美女的紀寶瓶,帶著兩個三歲大的女兒成為了寡婦。

    這件事在當時也造成了一絲轟動,成為人們茶余飯后津津樂道的話題。

    之后隨著時間的推移,便沒有人關注了。

    直到今日,三十多年過去,姜家依舊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

    邢劍沒想到,耳君浩竟然說起了這么一個女人。

    好在他也不是尋常人,“你是說紀寶瓶……不簡單?”

    “何止不簡單。”

    耳君浩眼眸深處閃現一抹隱晦,說道,“她的大女兒姜洛神,便是天庭的西皇,但是這么多年過去,姜家竟然沒有借勢崛起,仍然是不入流,你不覺得這有些奇怪嗎。”

    “你是說,紀寶瓶掌控了姜家,刻意壓制……不,是刻意保持低調?”

    “對。”

    耳君浩坦然點了點頭,“我之所以讓你去問她,還是因為姜獨行的身份。”

    “呃……”邢劍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這又要說起另一則秘辛了,這個世上,少有人知道,姜獨行乃是羅克敵的關門弟子,而劍六也是羅克敵的弟子。”

    羅克敵。

    三個字。

    邢劍的瞳孔縮了起來。

    這個名字他太熟悉了。

    他乃是上一任天山派掌門,或者也可以說是上上一任。

    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羅克敵當年曾廢掉搖光,后來搖光恢復實力,親手將羅克敵斬殺。

    在羅克敵死后,他的師弟顧海川接任掌門。

    后來發生一系列事情,顧海川一怒之下離開天山派,逍遙塵世間。

    邢劍萬萬沒想到,姜獨行竟然是羅克敵的關門弟子。

    說出去誰會相信?

    耳君浩的聲音繼續傳來。

    “當年圍殺夏九幽一役,劍六便失蹤了,不過在他離開之前,曾經去了一趟京城,暗中見過姜獨行。”

    耳君浩又道,“所以你可以問問紀寶瓶,也許她知道當年的事情呢。

    不過我認為這個幾率很小。

    也別抱太大希望。”

    邢劍的臉色陰晴不定,有些猶豫。

    “不管你去不去問,記住,不要將這個消息散播出去,更不要說這些是我告訴你的。

    最好也不要告訴搖光,否則的話,以搖光心胸狹窄的氣量,說不得會拿人家孤兒寡母出氣。”

    “我明白。”

    邢劍重重點了點頭,“多謝三先生告知我這些。”

    “你明白就好。”

    耳君浩的眼眸深處閃現一抹憐憫,“而且我奉勸你一句,最好給自己留個退路吧,在搖光身邊的人,君臨、五行之子、蘇懷山,他們哪一個有好下場了。”

    邢劍的臉色變了又變,再次道謝。

    又聊了片刻后,他匆匆告辭離開了。

    待他離開之后,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閃身進入了院中。

    正是耳家族長耳蘇。

    看到他,耳君浩的神色之間變得復雜起來。

    “大哥,為什么要這樣做?”

    耳蘇搖搖頭,走至近前坐下,眉頭緊鎖著,隨即嘆息一聲。

    “有些話我不便說,以后你會知道的。

    你只需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不是為了耳家的利益,而是為了我們華夏整個古武界。”

    “可是……你讓我慫恿邢劍去見紀寶瓶,難道不怕紀寶瓶把他殺了?

    那樣一定會驚動搖光……大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耳君浩的面色變得激動起來,“不要說什么大局和未來,上次祖山一役,我們已經錯了,難道還要一錯再錯嗎?”

    “你不懂,我也不能說。”

    耳蘇的面色卻是分外的嚴峻,“有人在做局,這個局很大,很危險。”

    頓了頓,他說出了一則讓耳君浩為之變色的秘聞,“在這個局中,搖光并不是棋手,他是棋子,當年夏九幽在祖山突破洞虛,下山時遭搖光暗算……”耳蘇吐出一口氣,“事實上,除了搖光之外,還有一個神秘人出手了,否則的話,即便搖光是老牌洞虛,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重創夏九幽。”

    他擺擺手,“不要問我消息來源,但我可以肯定這些是真的,而且我也是不久前才得知的消息。”

    耳君浩秫然動容。

    他下意識道,“難道你認為暗中出手的是……紀寶瓶?

    這不可能!”

    耳蘇并未作答,只是神色之間意味深長。

    ……無獨有偶。

    就在邢劍成為守護者聯盟新任盟主的消息傳播到國外的時候。

    原本動蕩的格局,也終于因這個消息而發生了變化。

    圣戰——取消!這個消息傳入西方各大勢力的耳中,讓一些人感到失落,但同樣也讓一些勢力松了口氣。

    畢竟,誰都清楚,若發生圣戰,一定會死很多人。

    沒有人能置身事外,沒有哪個人或勢力是絕對安全的。

    這個決定,算不上多明智,但絕對做現實,也最為適宜。

    守護者聯盟有了新的盟主,預示著華夏古武界紛亂的局勢將會結束。

    從而一致對外。

    再加上夏天與搖光這樣的超級高手。

    圣教已經沒有了優勢。

    相反,甚至會處于劣勢。

    最主要的是,夏天的影響力太大了。

    正如之前推測的那般,他倒向哪一頭,天枰的勝率便會傾向哪一頭。

    別說什么不當霸主。

    這些都是自欺欺人罷了。

    人世間這個霸主勢力就像是一枚釘子,牢牢釘在了西方。

    或許不會出手,可傳遞消息呢?

    任何時空都一樣,信息的傳遞才是勝負的關鍵。

    還有血帝和狂梟,他們肯定會在暗中幫忙。

    因此,圣戰不得不取消。

    當然。

    少有人得知,雖然圣戰取消了,但是在暗中,圣教卻秘密成立了一個聯盟。

    折翼聯盟!消息極為機密。

    每一個加入折翼聯盟的高手,都是單獨的存在,也是單線聯系。

    沒有人知道聯盟中究竟有多少人,這些人又是怎樣的身份。

    折翼聯盟,顧名思義,就是剪去夏天在西方世界的羽翼。

    例如血族中立黨,狂人部落,以及人世間的總部,都是他們的目標。

    為此,折翼聯盟制定了極為精密的計劃。

    并不是零零散撒的動手,而是打算找到總部進行一鍋端。

    同時在這期間,也不會放棄對夏天動手,擾亂和混淆他的視線,將他徹底拖住。

    圣教放棄圣戰,最終選擇先除掉夏天。

    因為夏天的成長速度讓他們感到害怕了。

    若他成長到搖光的地步,再加上他在西方的根基……總有一天,會被夏天逐漸的蠶食。

    而莫妮卡,也被逼著加入了折翼聯盟。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江苏e球彩开奖哪里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