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萌妻難追:總裁爹地太難纏 未分卷 第649章 自私自利

作者:慕欽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2-13 14:17:03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獵聘官 金牌女助理A到爆 億萬嬌寵:萌妻買一贈三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錦繡田園之將軍肥妻有點甜 恍若白駒過膝 那些被光遺忘的日子 商女榮嫁 

    秦溪進門時,感覺氣氛有些怪。

    注意到傅正平坐在沙發上,臉色不怎么好看,而傅靳城則端著水杯,一臉事不關己地站著,心下恍然。

    這父子倆多半是又吵架了。

    “傅董,傅總。”

    傅正平看著秦溪,心情十分復雜。

    因為她,小寶夾在她與傅靳城之間為難,還生了大病。

    他很生氣。

    可也是因為她,小寶比以前聽話了也懂事了,甚至開始融入外界的生活了。

    他又很欣慰。

    這種情感太矛盾了,讓他不知道該怎么對待她,只能淡淡點頭。

    “你來了。”

    秦溪理解傅正平的心情,換做是她,她也沒辦法做得更好。

    她又看了看傅靳城。

    傅靳城的注意力并沒有落在她身上,低眉看著手里的杯子。

    她穩了穩有些亂的氣息,才繼續開口。

    “今天我休息,想帶小寶出去走走,可以嗎?”

    她的話是對他們兩個人說的,所以他們一起看向了她。

    小寶一直被秦溪牽著,這會兒聽了她的話后,不等爺爺和爹地同意,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口答應了。

    “好!”

    他已經很久沒有跟媽咪單獨相處了。

    傅正平看到這么激動的小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小寶,你的病剛好,不適合出去。”

    小寶聽傅正平反對,大眼睛立刻瞪了過去,“不!我要去!”

    秦溪注意到了小寶的表情,伸手拍了拍他的手。

    等他看著自己后,才柔聲提醒道:“寶貝,你還記得之前怎么答應媽咪的?”

    小寶嘴巴一癟,有些委屈。

    秦溪也不愿意縱容他,“回答媽咪。”

    小寶這才忍住委屈,重新看向傅正平,低聲道:“對不起,爺爺。”

    傅正平的臉色更復雜了。

    小寶見爺爺不同意,只好把目光投向爹地,希望他能同意。

    秦溪料到了傅正平的拒絕,所以也跟著小寶看向了傅靳城。

    傅靳城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尤其是在對上他們的視線之后。

    秦溪知道自己的身份有些尷尬,加上她之前跟傅靳城吵了幾句嘴,他那么小氣的人不一定會答應自己。

    可眼下,他確實也是她唯一的希望。

    “秦溪,過來。”

    秦溪看他放下水杯就往屋外走,知道他是要單獨跟自己說。

    低頭摸著小寶的臉,笑著道:“寶貝稍等一下,媽咪先跟爹地說幾句話。”

    小寶點頭。

    在秦溪走出去后,小寶就怕到落地窗邊,巴著小臉往外看。

    一副十分舍不得的模樣。

    傅正平看在眼里,愁在心底。

    屋外。乾坤聽書網

    天空湛藍如洗,美得毫無雜質。

    傅靳城和秦溪相對站立,微風輕輕從兩人身上吹過,將兩人的神情都熨得懶散。

    秦溪等了一會兒,見他似乎沒有開口的意思,只得主動開了口。

    “今早小寶告訴我,他同意我出差,是因為你跟他說那是我的夢想。”

    傅靳城神情不變,望著她的眸子靜得不起波瀾,“難道不是?”

    “謝謝。”

    她的一聲謝謝,讓傅靳城眼眸微動。

    他將視線轉開,放到旁邊的草坪上,身體也微微側了些。

    “你要帶小寶去哪里?”

    簡單的一句話,秦溪卻聽出了里面隱含的防備。

    “我今天休息,只是想帶小寶去轉轉,晚點就會把他送回來。”

    會把小寶送回來。

    傅靳城壓抑在眼底的陰霾散了些。

    “好,晚點我會親自去接小寶。”

    秦溪默默在心底嘆氣,片刻后才答應,“好,到時候聯系。”

    知道小寶喜靜,所以秦溪沒帶他去很熱鬧的地方。兩人去看了一場畫展后,又去耍了一場密室逃脫,最后就坐在一家手工冰淇淋店坐著吃冰淇淋。

    兩人吃得正開心時,秦溪余光注意到有人正快速往這邊沖來。

    她第一反應就是保護小寶。

    “嘩——”

    一杯夾雜著冰的冷水從頭頂澆下,瞬間將秦溪淋了個通透。

    變化來得太快,驚呆了從這里路過的人的眼。

    加上一陣風吹來,穿著單薄風衣的她冷得牙都咬緊了。

    她猛地回頭,就看許文芬拿著杯子站在她身后,臉色瞬間就怒了。

    “許文芬,你瘋了嗎!”

    看小寶的身上和頭發都濕了,她連忙扯紙幫他擦拭。

    看到她這個動作,許文芬這才注意到她旁邊還有個小孩子,偏頭看了看,沒看到他的正面,立刻又罵。

    “你是狼心被狗吃了,竟然罵你的親生媽媽是瘋子!我生你養你,供你吃供你喝,把你養到了大學畢業,我付出了多少心血!可你呢!我生病吃藥,你哪次在身邊了!就連結婚都是背著我的,最后還是離婚了,我也最后才知道,你有把我這個做媽的放在眼里嗎!”

    秦溪氣得回頭瞪她,她怎么有臉說這些話!

    許文芬見有路人駐足了,表演欲望更強烈了,直接聲淚俱下地指著她罵。

    “人人都說母女沒有隔夜仇,明知道你不對,可我是做媽的能有什么辦法。但你明知道你爸現在病重等著錢救命,還不肯拿錢,逼著我到處借錢。如今人家開始催債了,我沒辦法才來找你,你還是不愿意。天吶!我怎么養了你這么個沒良心的女兒!”

    說到最后,她直接坐在地上呼天搶地的哭了起來。

    路人不明真相,信以為真,紛紛指責起秦溪來。

    秦溪受夠了許文芬這種倒打一耙的氣,賴得爭辯,說了聲“沒錢”就抱著小寶走。

    許文芬沒想到秦溪現在那么硬氣,見她要走,立刻撲過去抓住她的風衣衣角,哭喊道:“你不能走!今天你不給我錢,你爸的藥就要停了!你不能走!”

    這樣都要不到錢,那自己以后就更難要了!

    “放手!”秦溪厲喝道。

    “我不能放!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爸死!”許文芬繼續裝可憐,哭喊。

    秦溪忍無可忍,回身吼道:“許文芬,你演夠了沒!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報警,把你再送到里面去!”

    許文芬被她一嚇,當真放了手。

    這下,路人怒了,紛紛挺身而出,把秦溪攔下,要她立刻給她媽道歉。

    秦溪怕他們擠到小寶,努力護著他,解釋道:“你們被騙了,她在說謊!”

    但是沒人聽。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江苏e球彩开奖哪里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