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陸少的閃婚新妻 正文 第109章 溫阮阮還想跑

作者:念喜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2-13 14:09:33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極品妖孽歸來 狼與兄弟 重生農村養娃日常 楚姐 我就是財神爺 薄叔,你好甜!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會撩 傅少心頭寶:夫人不要跑 

    溫阮阮瞅著他們一家人,有些出神,胸口的位置,隱隱的疼著。

    但是更多的卻是憤恨,她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大度的人,原來不過是從來沒有什么事情踩到了她的底線。

    原來她也有那么邪惡的一面,希望他們這個家庭破碎的一天。

    舒榕見溫阮阮看到一個地方,傻了眼,隨著她的視線看過去,眸子也頓時一沉。

    “阮阮……”

    舒榕知道溫阮阮的心里難受,很小聲的叫喚了她句。

    話音剛剛落下,溫阮阮連忙應著,轉過背,牽著舒榕的手,往外走,“媽,我們去外面的珠寶店看,過來的時候,我看到商場旁有個店。”

    舒榕點著頭,沒有多說什么。

    這個時候,不要拆穿她的最好,她就靠著那一口氣強撐著。

    兩人剛走出這個店,就聽到身后響起一道尖銳的聲音,“智翔,你看!那個是不是溫阮阮!”

    張桂蘭的聲音像個超級大的喇叭,震耳欲聾的。

    溫阮阮聽著,身子都顫栗了下,居然下意識有點想要逃跑。

    腦袋里僅存的一點理智和勇氣告訴她,她沒錯,她不該落荒而逃。

    她深呼吸一口氣,站直了身體,不打算搭理他們,牽著母親的手,大大方方的離開。

    只是她不想招惹別人,別人卻總不想放過她。

    剛走兩步,手腕就被抓住。

    溫阮阮連忙轉過身子,就看到張桂蘭一臉的猙獰,“溫阮阮,你還想跑!!你看你把我們智翔害成了什么樣子,你這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溫阮阮聽著她說的話,眉頭頓時緊皺著,剛要甩開她,舒榕忽然到她們兩個人的中間,一把就將張桂蘭的手給拉開,“你干什么!大庭廣眾下,說的什么話!你要這樣,我就要報警了!”

    舒榕跟溫阮阮一樣,是那種就算發脾氣了,也不會讓人覺得害怕的形象。

    張桂蘭聽到這話哈哈的大笑,“你就是溫阮阮的母親吧,你這話我可是聽的真耳熟,你女兒也常和我們說。原來是從你這里學會的,你說你們這些人真的覺得警察閑的啊,動不動就叫警察,真的是一點的道德都沒有。”

    于智翔和張曉琳走了上來,他們拉住張桂蘭,“媽,算了,我們不要跟這個女人一般見識,我們去別的商場逛街。”

    張桂蘭完全就是一副氣不過的模樣,好像溫阮阮做了多么對不起她的事情一樣,“溫阮阮我真的從來沒有見過你這么不要臉的女人,我們家養了你三年!我一把老骨頭給你做吃的做喝的,本來就是因為你沒有生育的能力,我們智翔才和曉琳在一起的,你后面卻恩將仇報!!”

    溫阮阮都不太敢相信自己耳朵里聽到的,這些事從她的嘴里說出來,倒顯得是自己丑惡不堪了。

    “你說話要注意分寸,你這樣我完全可以再告你們言語重傷,誹謗!”溫阮阮以最冷靜的面容,說著最凌厲的話。

    張桂蘭冷哼一聲,“我怎么就誹謗你了,我說的就是事實,你又想靠你那個男人的力量,把我抓進去啊!你把智翔關進去,你知道他受了多大的罪嗎?他的腳被你們打斷了,還沒好,就被抓緊監獄里,現在腿上已經留下的終生的傷疾!!再也無法正常走路了!”

    說到后面,張桂蘭情緒都有些不受控制。

    溫阮阮聽著,下意識的將視線,轉移到于智翔的腳上,長短不一……

    真的成了終生的傷疾了。

    她的腦海里不禁浮現出,在校的時候,他一件白色的襯衫,手里拿著水,跑向自己的樣子。

    美好的像是夢境。

    于智翔把自己的腿往張曉琳的身后躲了躲,臉上很是不滿的低吼道,“媽,走了,跟她這種女人有什么好說的,看到她我就覺得惡心!”

    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張曉琳也忽然冷聲說道,“溫阮阮,你現在看到智翔變成這樣是不是很滿意?工作沒了,腿也殘疾了,你的目的達到了,可是你根本不知道,他當初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內心有多自責,他有多不舍你,在他的心里,你都不知道自己在他的心里有多重的位置!!”

    溫阮阮聽著這些話只覺得無比的搞笑,說的她都差點忘記了,是誰把她送到別的男人床上,是誰為了財產把她打的不成人形,是誰到醫院威脅她。

    “是嗎?如果他這么深愛著我,你為什么還要跟他在一起?不怕我再把他勾走嗎?”溫阮阮一向溫善,忽然間這樣說話, 宛如變了個人。

    張曉琳也微愣了下,但是她和她交手過,知道溫阮阮并不是像她表面那樣,好欺負。

    “那只是之前!!現在他深愛的人是我,溫阮阮我去接智翔那天,他渾身沒處好的,你們真的太過分了,如果不是我救他救的及時,他都要廢了!”

    溫阮阮簡直想要仰天大笑了,“哦,然后呢,你們跑到我的面前,說這些話有什么意義?”

    她冷著一張臉,拉著舒榕轉身就要離開。

    張桂蘭完全就氣不過,又沖了出去,“站住!!做了虧心事!就想離開!!”

    她一把抓住溫阮阮的手,就往前一扯。

    溫阮阮的腰傷,本來就還沒有完全好。

    她這樣一拉,溫阮阮的腰上,頓時傳來一陣的刺痛,整個人的身子,頓時一軟,就倒在了地上。

    精致的五官,頓時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張桂蘭嚇得連忙后退,滿臉的驚恐,“溫阮阮!你干什么!我什么都沒對你做啊!你別想搞我啊!你別碰瓷啊!你要這樣,我也要倒地了啊!”

    舒榕嚇得蹲在地上抱著溫阮阮,“你這個瘋女人!你給我閉嘴!我女兒要是有半點問題!!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溫阮阮疼的額頭上的冷汗,不停的往外冒,她伸出手拍著舒榕的手背,示意她不要生氣。

    因為在溫阮阮的印象中,舒榕從來都沒有這樣大聲跟誰吵過架,哪怕是和母親斗嘴,也不曾如此的生氣,更別說會說出瘋女人這樣的字眼。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江苏e球彩开奖哪里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