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紅樓庶長子 正文卷 第 373 章 糧食

作者:天下白兔 分類:歷史 更新時間:2020-02-13 14:10:58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宋北云 斗角 游戲擄我到三國 冷血嫡女在線打怪 重生于康熙末年 烽火山河 大唐貞觀第一敗家子 白衣怒馬 

    賈珂對著這幾份奏章仔細看完之后,馬上從旁邊取出一份公文,在上面寫了:從江南購糧100萬擔運至京城,已備后用,著戶部撥銀80萬兩。

    賈珂寫完之后,馬上在后面數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對其他幾位軍機大臣說:“幾位大人,剛才我看了陜西的奏折,陜西已經三月未下雨,今年的莊家看來是收不成了。因此咱們要預備著秋收的時候向陜西救災。不然到時候幾百萬災民出了亂子,天下就要動蕩了。”

    老翰林孟明是個熱心腸,聽到賈珂這么說,馬上從座位上站起來,來到賈珂身旁,在賈珂的桌案上取那幾份奏折觀看。

    這一看還真是像賈珂說的那樣,雖然老翰林孟明不懂莊稼活,但也知道在春種的時候不下雨,光靠老百姓肩挑手提,恐怕是杯水車薪。看來今年陜西是注定要有大災了。

    老翰林孟明看完幾封奏折之后,又拿起賈珂寫就的公文,仔細看了一遍。二話不說就拿著賈珂的筆在后面添上了自己的名字。

    然后就拿著這份公文向其他幾位軍機大臣走去。

    “幾位都看看吧,看完之后就在后面簽個名字,咱們現在準備了,總比到時候麻爪強。”老翰林孟明一邊說,一邊把公文遞給吏部尚書劉昱。

    因為孟明知道吏部尚書劉昱是皇帝的親信,也是軍機處中皇帝的代表,只要是他簽的字,另外兩位大臣必定會跟著他一起簽署的。

    吏部尚書劉昱結果這份文件仔細看了一下,心中就有些難以下決定。雖然他知道賈珂現在就籌措糧草是一個萬全之策,但是今年因為朝廷少了300萬兩白銀,各處的用銀都十分緊張。

    雖然這300萬的白銀大部分都被河道總督以及宣府鎮,遼東鎮三處給消化了,但是卻不是就萬事大吉了。

    皇帝還是從各處,盡量的消減了一些用銀,湊出了150多萬兩,以備不時之需。但是這筆銀子不到萬不得已是絕不能動用的。

    吏部尚書劉昱無奈的說道:“賈大人,你就是發了文書,戶部恐怕也沒有銀子給你買糧食。今年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哪來的余錢?”

    賈珂想了一下,確實是這種情況,雖雖然朝廷只是少了三百萬兩白銀,但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因此今年朝廷各種用度都被大量削減。

    賈珂仔細想了想,回過神來對劉昱說:“無論如何也要籌措銀兩,把糧食從江南買回來,一旦出了岔子,這些糧食就是救命的,如果能夠渡過難關,這些糧食也能發賣出去,把銀子還給戶部。”

    左督御史田冶聽完賈珂的話,點點頭說道:“賈大人這句話說得好,畢竟是有備無患。一旦發生旱災,如果籌不到銀兩,那么地方上就亂了。”

    劉昱聽完她們兩的話有些為難,賈珂和田冶說的是正理,這個時主要的便是王朝穩定,但是現在朝廷的銀兩確實有些不足。而皇上在今年和他們談過幾次,要求各個部門全部要節省開支以防不測。這讓他如何和皇上說。

    兵部尚書雷英坐在那里聽他們說了半天,也已經明白了前因后果。他聽到賈珂想要籌糧救災,心中對賈珂這一次的辦法還是認同的。

    “劉大人,我看賈大人說的不錯,咱們無論如何也要籌出銀兩來。”

    賈珂看著劉昱猶豫不定的樣子,十分的惱怒,這劉昱一直是皇上的馬前卒,到了軍機處還經常和自己作對,這一次自己為國為民想要平息禍端他卻無端的阻撓。這一次無論如何要顯示自己軍機處領班大臣的權威。

    “劉大人還有什么考慮的?如果劉大人舉棋不定,那我這個軍機處領班大臣就做決定了,劉大人不管是署不署名,我都有權利向戶部發文,如果戶部執行了我的命令還則罷了,如果不執行我要他們的腦袋。”

    劉昱一聽完賈珂的話,心里就是一驚。現在賈珂怎么如此的霸道?他現在已經沒有了人臣之禮,也不說稟報皇上直接開言就要取人的人頭。現在的賈珂越來越像權傾朝野的權臣,而皇上越來越像那被扶在寶座上的傀儡了。

    劉昱覺得這時候自己要出言斡旋一下,不然真的讓賈珂這么辦了,皇上的權威就會受到巨大的打擊。

    “賈大人稍安勿躁,在下也沒有說不同意,如果賈大人要向戶部發文,再下署名就是了,只是擔心戶部籌措不出這么多銀兩來。”

    賈珂想了一下,戶部的那些人是什么德性,自己是心知肚明,就是正常情況下財政充足,他們撥出來的銀兩有批的8成就不錯了。現在讓他們無中生有變出80萬兩銀子,還真是為難他們了。

    于是便像在座的眾位軍機問道:“那各地的糧儲道,還有多少存糧?這些糧食應該能運到陜西以備不時之需吧。”

    吏部尚書劉昱一想這倒也是個辦法,把各地多年來儲存的存糧運到陜西,以備不時之需,陜西今年真的顆粒無收,也好就地賑災,也防流民到處流竄,形成不穩定因素。

    劉昱剛想答應,旁邊的左都御史田冶就打破了賈珂的幻想,“賈大人,劉大人你們如果指望糧儲道的糧食,我看還是先籌備銀子比較現實。”

    劉昱馬上就驚得站起來道:“莫非糧儲道有問題?”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可真是驚天的大案了。特別到了現在需要用糧食的時候,如果到時候沒有糧食運往陜西,弄不好那些災民就要揭竿而起了。

    左都御史田冶用手敲著桌子,臉色陰沉的說:“我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是手下的御史早就察覺了糧儲道的不對勁,只不過是沒有確實證據不能向當今皇上參奏罷了。”

    劉昱聽了他的話,一下子就坐在了椅子上,不知道該怎么辦?他現在開始慶幸賈珂剛才就重視這幾份奏折,這使得朝廷還有緩沖的余地,否則到了八九月份,各地突然上報旱災而導致糧食顆粒無收。到時候朝廷既拿不出銀子又沒有糧食,那可真要出大亂子。

    賈珂現在也有些手足無措,他沒想到開國這才不到百年,天下的吏治竟然能敗壞到這種地步。如果真的像田冶說的那樣,那么今年就是朝廷矛盾集中爆發的一年。

    而這一切的源頭都是因為少了那三百萬兩白銀。賈珂想著恐怕皇帝也沒有想到,他的這個舉措會是自己王朝的掘墓人。

    于是軍機處的五個大臣這時候都在軍機處內默默不語,他們各有各的思想。除了賈珂之外,其他幾人已經被當前的形勢有些嚇壞了。

    他們可是在史書中看到過,一旦地方上發生災荒,而朝廷又沒有及時救援。那些災民必定會揭竿而起,最后朝廷要想收拾殘局,就不知要費多少功夫。甚至許多情況下,一個鼎盛的王朝都會被推翻。

    賈珂現在已經掌握了主動權,只想平穩的度過王朝的更替,也并不希望地方上出現動亂。因此賈珂就必須想出一個辦法來,解決當前的困境。

    賈珂從座位上站起來,在軍機處的房內來回的走動。想著在地球上各個王朝是如何解決這些困境的。

    但是賈珂確實不是什么天才,而且他有沒有上過大學?哪里能知道各朝各代的規章制度?他所知道的都是在網上所了解的情況。而網絡上的信息大多都是含糊其辭,就算是有詳細的辦法,他也不可能把這些全記住。

    賈珂想來想去,只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雍正皇帝。在雍正皇帝剛剛登基的時候,國庫已經空虛的可以跑馬了。

    但是等他去世,卻給乾隆皇帝留下無數的財富。而這位雍正皇帝最著名的稱號就是——抄家皇帝。

    賈珂一想到抄家便有了辦法,這些糧儲道的人不是倒買倒賣糧庫中的糧食嗎?想來這些人家中是十分富裕的。只要把這些人的家全抄了,想來湊夠賑災的銀子也不過是九牛一毛。

    賈珂想到辦法之后,馬上就心里舒展開了。便再一次恢復了他軍機處領班大臣的威嚴。重新慢條斯理地坐在他正中央的座位上。

    其他幾位軍機大臣也都是人精,一看賈珂特態度便明白,他已經有了辦法。

    田冶迫不及待地問道:“在下看賈大人現在胸有成竹,莫不是已經有了成算?”

    “我哪有這么成算,不過是想起了一個應急的辦法,也只是能讓咱們暫時度過今年的難關。”賈珂拿起桌邊的茶,開始慢條斯理的品起茶來。

    劉昱聽到賈珂有辦法,立刻站起身來,來到賈珂身旁拱手說道:“還請賈大人趕快賜教。”

    賈珂輕飄飄的放下茶碗,臉帶微笑的說道:“辦法還是應在了糧儲道上,這一次無論如何也要讓糧儲道把糧食拿出來。”

    田冶聽到這里很是失望,“賈大人,剛才不是說過了嗎?這糧儲道恐怕拿不出多少糧食了。”

    “他們拿不出糧食,但是他們家里都有錢,咱們就以軍機處給糧儲道發一份公文,到時候他們拿出糧食還則罷了。要是拿不出糧食,咱們就抄了他們的家,用他們的家私來買糧食用于救災。”賈珂臉上帶著微笑,但是眼里卻放著寒光。

    軍機處的幾位大臣聽了賈珂的主意,都打了一個寒戰。如果按賈珂這么辦,恐怕不知道多少人要人頭落地。

    閱讀網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江苏e球彩开奖哪里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