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命運輪回 第一卷 命運覺醒 第六節 反骨仔笨波

作者:小飛鵝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0-02-13 11:33:41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隨機推薦:那小廝 重生之宣你沒商量 血未涼 千金毒女 我要當主角 永生天碑 我又被諸天大佬穿越了 神武淚 

    我急于單獨行動是有原因的,因為這三個月局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首先,有不少城市內部爆發嗜血蟲災。

    其次,馭靈族公布了自己的存在,以及在第二界投放嗜血蟲的原因。

    得知這個消息后,第二界人民沸騰了,再加上馭靈族推波助瀾,出現了這樣一種言論:第一界和馭靈族之間的仇恨,為什么要第二界承擔?反觀第一界,連半只尖刺蟲都沒有,既然如此,就要將蟲卵帶去第一界!

    事件愈演愈烈,長此以往,恐怕會引發兩個界面的戰爭。

    坐在自動駕駛的懸浮車中,我瀏覽著新聞,下方評論怨聲載道。

    “第一界的黑鍋,卻讓我們來背,所以不但要除掉馭靈族,還要讓第一界付出代價!”

    “各位,我查過資料了,馭靈族早在幾十萬年前就被滅族,這些人會不會是假冒的?”

    “你們不要亂說,兩位界主大人可是夫妻關系。”

    “夫妻怎么了?就因為是夫妻,第二界才遭此橫禍,而界主大人到現在都沒現身,下午我要去神殿問個清楚。”

    “算我一個,我也要去神殿抗議,必須給大家一個交代。”

    我嘆了口氣,就算嗜血蟲事件過去,后續麻煩也不會少,第二界真是多事之秋。。。

    飛著飛著,忽然感應到百里之外有蟲群存在,但與以往不同,它們沒撲過來,反而朝相反的方向移動,這并不符合常理,就像是在。。。逃避我。

    為什么?

    這反而勾起我的好奇心,便追了上去。

    ……………………

    三分鐘后,我攔住蟲群,終于明白為什么會反常,因為它們的首領認識我,正是失蹤了好幾個月的笨波。

    “怎么?一見到我就跑,是不是做了什么虧心事?”我飄在蟲群前方問道。

    笨波很緊張:“沒,沒有。”

    “那你跑什么,翅膀硬(分開)了,想單飛?”

    “不,不是。”

    我抱著胳膊:“想單飛也不是不行,但你吃了天瀾草就要為我做事,還清之后,可以放你自由。”

    “真,真的?”

    “再這樣說話就免談了。”

    笨波連忙說道:“大人,上次我在城外等了你七天,但你沒按時回來,我很害怕,就飛到城市防護罩附近,希望能感應到你,但卻遭到攻擊攻擊,我打不過他們,只能逃跑,然后遇到這個蟲群,就成了它們的首領,還征服了三十多只母蟲,為了便于區分,我給她們取了名字,這是翠花,旁邊的是鐵蛋,后面是。。。”

    我額頭布滿黑線,這取名能力,倒也對得起笨波這個名字,但是。。。我皺著眉毛:“不是讓你宣傳計劃生育嗎?怎么自己先破例了?”

    “大人說過,我是特別宣傳員兼助理兼司機,地位僅在您一人之下,難道不該有些特權嗎?”

    的確是一人之下,問題是咱公司就倆人啊。

    也罷,上次是我違約在先,就給它點特權當做補償好了,于是說道:“你征服的母蟲可以產卵,但后代五年之內不可以再產卵,作為補償,回到幽冥之后,我幫它們突破天賦限制。”

    “真的嗎大人?您對我太好了。”笨波高興的在我身上蹭著。

    我將它推開:“把計劃生育的理念告訴蟲群,然后跟我走。”

    傳達完理念后,笨波依依不舍的跟翠花、鐵蛋告別,然后再度跟我踏上征程,往北面飛去。

    雖然笨波戰斗力拉胯,但速度沒得說,是個合格的坐騎。

    經過一片森林時,我發現下方有些狀況,一個孩子被綁在樹上,披頭散發,氣若游絲,偏偏生之力磅礴,不像將死之人的模樣,于是讓笨波飛近點看看。

    落在孩子身前,只見他身高一米二,應該不超過十歲,頭發披散著,看不清容貌,胸膛起伏微弱,仿佛隨時都會斷氣,可誰會在深山老林把一個孩子綁在樹上?想想就不正常。

    明知如此,我還是走了過去,試探著問道:“孩子,你沒事吧?”

    對方沒有回應。

    我從指尖打出一道火焰沖擊波,將繩子擊斷,孩子脫離束縛后,直挺挺倒了下來,我趕忙將其扶住,撥開頭發一看,這哪是孩童,對方長著成年男人的臉,分明是個侏儒。

    就在我震驚時,他口中飛出一根管子,扎在我頸部。

    “呵呵,又來吃的了。”侏儒張開嘴巴笑著,露出滿口黃牙。

    我捂著脖子后退兩步,摔倒在地:“呃,你,你不是人類!”

    “才發現嗎?晚了,我的毒素具有超強的麻痹性,你現在動動手指都難。”

    見我倒地,笨波扭頭就跑。

    “到了我的地盤還想走?”侏儒追了上去,速度很快,應該是二級妖獸。

    雖然笨波也是二級,但它實力太差,沒打幾下就被抓了回來,笨波溜須拍馬,在侏儒身上蹭了蹭,主動示好。

    “咦?你這家伙雖然丑,但還挺懂事,只要向我臣服,可以饒你一命。”

    笨波趴在地上,表示服了,簡直毫無節操。

    侏儒很滿意,從手中噴出白色絲線,將我捆成一個繭,只露出腦袋。

    然后將旁邊的大樹移開,露出傳送陣,一陣光華閃過,我們出現在一個陰暗地洞之中。

    兩側掛滿了像我一樣的‘繭’,足有上百個,其中有些很虛弱,也有些生龍活虎。

    “臭娘們,都怪你非要下來,現在可好,我們馬上就要變成食物了。”

    “嗚嗚嗚,我只是母性泛濫,放了我,我會給你一大筆錢。”

    “哈哈,快看,又一個蠢貨中招了。”

    “大家都是蠢貨,誰也別說誰。”

    在這些憤怒、求饒、冷嘲熱諷中,有一道無奈而又欣喜的聲音響起:“前輩?你怎么也來了。”

    循聲望去,竟是綠帽小子威爾,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

    “嗯?碰到熟人了?那就把你們兩個掛在一起敘敘舊,畢竟我還是很有人情味的。”說著,侏儒將我掛在綠帽小子旁邊,然后便乘傳送陣離開,估計是又去‘釣魚’了。

    其實我主動踩這個陷阱,目的就是為了測試笨波,結果它還真是個反骨仔,按理說嗜血蟲不會向外族臣服,但笨波突破天賦限制后變得很聰明,又十分膽小,為了保命竟毫不猶豫的叛變!

    由于早有防備,那毒素并未對我造成太大影響,不能動只是裝出來的,本打算趁侏儒不備時動手,可見到綠帽小子后,我反倒不急了。

    被掛在墻上,我問道:“威爾,你不是跟著獨眼探險隊嗎?怎么被抓到這了?”

    “唉。”綠帽小子發出嘆息,表示一言難盡:“那天,你幫莰蒂絲小姐斷臂重生,但獨眼隊長卻懷疑我跟你是一伙的,便將我逐出隊伍,可我又能去哪?看新聞上說,巴爾克森林附近有護界盟分隊,我就想來投奔,每天都小心翼翼的趕路,卻因一時善心,栽在妖獸手中。”

    聽完之后,我問道:“你被逐出探險隊的時候,莰蒂絲沒有挽留?”

    說起這個,綠帽小子更加失落:“沒有,她只說我是個好人。”

    “被發好人卡了嗎?這倒不讓我意外,當初給你兩個選擇,誰讓你非要選擇救她呢。”

    綠帽小子尷尬道:“往事就不提了吧,能在臨死前見到前輩還是挺高興的,前輩也很高興吧?”

    我掃了他一眼:“有什么可高興的,你又不是美女。”

    “呃。。。前輩不怕嗎?那侏儒本體是毒鱗蛛,每次突破前都要大量進食,而且毒鱗蛛進食還有個習慣,就是讓獵物不能動彈,然后一點一點將其吃掉。”

    我被吊在空中,身體不由自主的旋轉:“怕什么?它又不吃我。”

    綠帽小子問道:“為什么?”

    “廢話,因為我不想讓它吃。”說完,便從繭中掙脫出來。

    對面半死不活的老頭猛然睜開眼睛:“小兄弟,你沒中毒?快放我下來!”

    “先放我,我給錢!”

    “只要放我下來,這臭婆娘就是你的!”

    被掛在墻上的眾人紛紛開出價碼。

    我肯定會救他們,但主動送錢的也不能拒絕,每人交出一顆同等級妖丹,收入倒也可觀。

    雖然將他們放下來了,但他們全身麻痹,很難動彈,半死不活的老頭說道:“失策了,地面太涼,還不如掛在上頭,小兄弟,你幫我解除毒素,我再給你一顆妖丹如何?”

    我攤攤手:“不行啊老伯,我沒中毒不是因為會解毒,而是早有防備,那毒素并未走遍我全身。”

    “嗨呀,這可如何是好,地洞屏蔽信號,想找人來救援都不行。”

    我安慰道:“沒事,我現在就去找侏儒拼命,只要打贏,大家就得救了;如果打輸。。。大家還是祈禱我能打贏吧。”

    想到打輸的后果,眾人連忙勸道:“別沖動啊小兄弟,你可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咱們好好商量商量。”

    我滿臉倔強:“沒什么可商量的,我現在就要去!”

    半死不活的老頭都要哭了:“戴綠帽的小伙子,你快勸勸他啊。。。”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rdyrib.tw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wap.xuanhuange.net

江苏e球彩开奖哪里查询